手机贤集

贤集网技术服务平台欢迎您

登录 注册

宇瞳光学将迎IPO大考 安防监控“老大”外协关联复杂遭质疑

文章来源: 21世纪经济报道、财经网       发布时间:2019-08-13

在安防监控市场,宇瞳光学、福光股份、舜宇光学三家的全球市场占有率排在前三位,其中,福光股份于今年7月登陆科创板,舜宇光学早在2007年就登陆港股。经过漫长的等待,宇瞳光学终于看到了上市敲钟的希望。如无意外,8月15日,宇瞳光学将接受发审会审核,离A股创业板仅一步之遥。


尽管已经做到了安防监控市场的老大地位,但其IPO最终能否成功通过发审委的审核依然存在未知。2019年5月,公司曾因“踩雷”正中珠江,被证监会中止审查。尽管有惊无险,宇瞳光学再次回到上市排队行列中。但宇瞳光学历史的股权沿革、产品单价、研发实力、公司与大客户关系“暧昧”、销售数据与客户采购数据对不上、前员工参股供应商等方面的质疑都可能成为其上市途中的绊脚石,前路或仍不坦荡。


宇瞳光学将迎IPO大考 安防监控“老大”外协关联复杂遭质疑


被边缘化的创始人


宇瞳光学成立于2011年,从事光学镜头等产品设计、研发、生产和销售,产品主要应用于安防监控设备、车载摄像头、机器视觉等高精密光学系统。


历史沿革来看,其前身为宇瞳有限,系张浩、金永红、张道雄2011年一起出资300万元成立。三人的出资比例分别为60%、30%、10%。


但到了2015年,最大的自然人股东忽然就变成了张品光,持股比例为18.54%;张浩持股比例降为4.33%,由董事长变成了行政经理;金永红任总经理,仅占2.67%;而张道雄已经不是直接持股股东,变为宇瞳合伙(持有宇瞳光学18.71%股份)持股3.92%的有限合伙人。其余新增的几位自然人,多人和张品光存在亲戚关系。


从招股书来看,张品光与三位创始人并无关联关系。那么,张品光是如何“挤”掉创始人,成为公司第一大股东的呢?招股书并未披露。


值得注意的是,证监会在反馈函中关注到,张品光2011年7月从深圳天瞳光学离职时向该公司出具过一份单方声明文件,主要内容为离职后两年内不参与相关行业公司的经营活动,而宇瞳有限正是在2011年9月成立的。


记者发现,创始人之一金永红与张品光的离职时点惊人一致,其在2007-2011年同样任职深圳天瞳,此后就创立了宇瞳有限。另一创始人张浩在2005-2011年,则从事安防工程业务的个体经营。


“不排除张品光为避免竞业协议有代持股份的嫌疑。但只要张品光之后获取的宇瞳股权是合法合规的,也不构成大的问题。”8月12日,一位前资深保代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说。


此外,证监会在反馈意见中提到,宇瞳光学现任多名董监高均曾在深圳市天瞳光学任职,部分核心人员曾在奥林巴斯、福光数码仪器、舜宇光学和凤凰光学等同行业公司任职。


招股书为何没有披露张品光获得第一大股东地位的过程,核心技术人员此前的同业工作经历是否违反竞业协议?8月12日,记者致电宇瞳光学董秘办,电话无人接听。前台工作人员表示,相关负责人出差,无法回答记者问题。


对大客户依赖加深


回到宇瞳光学的财务数据,2015年到2018年上半年,公司营收分别是4.08亿元、5.81亿元、7.7亿元、4.28亿元,净利润分别是5009.65万元、5031.53万元、6930.78万元、3679.35万元,报告期内相对稳定。


与其他光学领域企业相比,宇瞳光学的产品应用领域较为单一,公司营收绝大多数来自于安防监控设备的镜头。2015-2018年上半年,公司安防监控设备镜头实现销售收入分别为3.86亿元、5.65亿元、7.31亿元、4.15亿元,占营收比重分别为94.59%、97.18%、94.98%和96.94%。2017年,宇瞳光学在全球监控安防镜头出货量的市场份额占有率38.1%,超过第二位22%。其中,定焦镜头市占率41.4%,变焦镜头31.1%。


据悉,海康威视、大华股份已是全球销售收入第一、第二的安防监控系统厂商。报告期内,上述两家公司始终位列公司大客户的前两名,且两家公司的销售占比在逐渐增加。


2015-2018年上半年,海康威视分别贡献营收0.77亿元、1.52亿元、2.17亿元、1.21亿元;大华股份分别贡献营收0.84亿元、1.08亿元、2.24亿元、1.49亿元。二者贡献的营收合计占公司当期总营收的比例分别为39.39%、44.76%、57.36%、63.01%。


可以看出,宇瞳光学对大客户的依赖程度逐渐加深,这并不是一个好信号,若客户需求改变,公司无法及时满足,盈利能力难免受到波及。


受到外界关注的是,2017年,占其营业收入比达62.12%的定焦镜头平均价格为8.23元每件,与竞争对手联合光电同一年每件116.6元均价相比,仅为后者的7%。在专利数量和研发投入上,和联合光电相比,宇瞳光学也存在很大差别。


“或者就是二者的定位不同,宇瞳瞄准的是中低端市场。但这个差距确实有点大,可能存在某种误解。”8月12日,一位光学光电领域的券商分析师说。


外协关联关系复杂


值得注意的是,除了依赖前两大客户,宇瞳光学的大客户还有不少地方值得探究。


据悉,宇瞳光学以直销为主,经销为辅。招股书显示,2016年,新三板公司深圳市万佳安物联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下称“万佳安”)位列公司第五大直销客户,当期贡献销售收入2321.68万元。


不过,据万佳安年报披露,2016年,公司第四、第五大供应商的采购额分别为2552.76万元、1743.28万元,分别较宇瞳光学披露的金额高出231.08万元、低了578.4万元,二者交易数据为何出现不匹配的情况呢?


宇瞳光学将迎IPO大考 安防监控“老大”外协关联复杂遭质疑

来自:宇瞳光学招股书


宇瞳光学将迎IPO大考 安防监控“老大”外协关联复杂遭质疑

来自:万佳安2016年年报


对于上述疑问,记者曾向宇瞳光学发去采访函,不过,截至发稿,公司尚未回复。


而除了销售数据出现冲突,记者注意到,公司前五名客户中有一家与宇瞳光学渊源颇深。


报告期内,YTOT KOREA(下称“韩国宇瞳”)始终位列公司前五大客户。而YTOT正是宇瞳光学的英文名称及注册商标名称。


宇瞳光学将迎IPO大考 安防监控“老大”外协关联复杂遭质疑

来自:宇瞳光学招股书


宇瞳光学将迎IPO大考 安防监控“老大”外协关联复杂遭质疑

来自:宇瞳光学招股书


而除了名称一致外,宇瞳光学还将自己在韩国注册的四项商标,包括40-1022701、40-1022711、40-1022669、40-1198262的使用权授予该公司使用,韩国宇瞳无需支付使用许可费。


招股书显示,韩国宇瞳主营业务为宇瞳品牌光学镜头的销售,为公司下游客户,公司对贸易商销售模式均为买断式销售。


这样一家业务高度依赖宇瞳光学,且使用宇瞳光学英文名称作为自己名称的公司,其与宇瞳光学的关系难免令人产生遐想。不过,宇瞳光学表示与该公司不存在关联关系。


发审委也注意到了上述事项,在反馈意见中要求公司补充说明发行人将商标、发行人商号无偿许可给销售客户YTOT KOREA使用的合法性、合理性、必要性和公允性,是否符合行业惯例。


前员工参股供应商


此外,在外协采购上,记者调查获悉,不少供应商与发行人存在关联关系。其中,有7家外协供应商或是由宇瞳前员工持股,或是由现任股东的配偶和亲戚持股。


如2018年上半年外协加工金额排在第二的重庆乾岷光学科技有限公司,系公司前员工伍伟及其配偶控制的企业,伍伟通过宇瞳合伙间接持有公司0.69%的股份。启信宝数据显示,该公司注册资本500万,人员规模小于50人,购买社保员工仅4人。


排在外协采购第三位的重庆玖胜光学有限公司系前员工代嘉玲的弟弟及代嘉玲配偶控制的企业,代嘉玲通过宇瞳合伙间接持有公司0.17%的股份。该公司注册资本200万,购买社保员工人数只有2人。东莞市宇旺光电科技有限公司也是代嘉玲关联公司,该公司 2018年5月之前注册资本只有3万元,但在2016年度其就为宇瞳光学提供了金额为248.77万元的外协加工。


此外,公司创始人之一的张道雄也当起了宇瞳的客户。2017年,张道雄成立东莞宇星线材有限公司,2018年1-6月,东莞宇星向宇瞳光学采购产品390.19万元,但实际支付仅26.72万元。在宇瞳光学的财务报表上,东莞宇星占据上半年新增主要客户应收账款的榜首。


“张道雄目前还持有公司股份,有动机给公司做利润,上述关联关系会成为发审会关注点,但是否会构成障碍还需发审委判定。”前述资深保代说道。


注:文章内的所有配图皆为网络转载图片,侵权即删!

声明:“贤集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贤集网,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本网站转载的内容版权归原网站所有,如有侵权或其他问题, 请及时通过电子邮或者电话通知我们,以迅速采取适当措施,避免给双方造成不必要的经济损失

我来说几句


获取验证码
最新评论

还没有人评论哦,抢沙发吧~

佛祖天书四生肖料